首页 >> 时政纵览
时政纵览
 
时政纵览 >> 正文
中等发达国家之
日期:2015-04-09 00:00:00  发布人:时政纵览  浏览量:139886

  自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提出“三步走”战略以来,“到本世纪中叶,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基本实现现代化”一直成为鼓舞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战略目标。随着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推进,人们对实现这一目标的期待越来越强烈。那么,它到底是怎样一种目标,又具有哪些特征呢?可以预料,到205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之时,我国将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并在居民收入、人均寿命、社会保障等方面具备中等发达国家的一般特征。同时,“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”,即便同处于中等发达水平的不同国家,由于文化传统、历史命运、基本国情不同,在现代化的路径选择、目标设计上也会表现出各自特色。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、人口众多、幅员辽阔的文明古国而言,所建成的中等发达国家必然具有鲜明的中国特征。

  从综合国力来看,我国将是块头大、实力强的中等发达国家

  经过新中国成立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不懈努力,我国经济社会建设取得巨大进步。2014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再攀新高,继美国之后成为全球第二个超过10万亿美元规模级别的经济体。在人口多、底子薄的基础上,我国成功地走出一条后发追赶之路,无疑是值得自豪的。“同时,我们也清醒认识到,我国经济总量虽大,但除以13亿多人口,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还排在世界第八十位左右。”习近平同志的这一重要论述表明,应该从总量和均量两个角度看待我国的发展状况。综合来看,我国现在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。

  展望未来,我国在同步提升经济总量、人均均量和发展质量上还要下大功夫。“块头大不等于强,体重大不等于壮,有时是虚胖。”鸦片战争前,我国经济总量世界排位靠前,但缺少先进科技支撑,结果在西方坚船利炮下不堪一击。这说明,在国际竞争中,无论讲总量还是比均量,关键要看发展质量,靠科技力量。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,我国只有成功实现由资源驱动、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发展转型,才能顺利实现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战略目标。以此为前提,同时综合考虑现行基础、发展速度、人口增长等方面的情况,到2050年前后,我国将有可能成为第二人口大国,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有望跻身世界前五十位。由于具有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和较高的均量水平,如果能发挥块头大的规模优势,我国的综合国力将位居世界前列,将是块头大、实力强的中等发达国家。

  从制度属性来看,我国将是中等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

  二战结束后,一批获得民族独立的国家选择了资本主义制度,但其中大多数并未因此走上真正的发展之路,有的甚至仍然徘徊在落后边缘。在严峻的事实面前,国际上一些有识之士进行了深刻反思。巴西学者多斯桑托斯在有关著述中指出,所谓西方现代化模式可以被落后国家模仿的假设,“是一种意识形态抽象的结果”“在现有历史条件下绝不可能实现”。自鸦片战争以来,尽快实现现代化一直是几代中国人的不懈追求。一部近现代中国史,也是一部艰辛探索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历史。中国选择社会主义道路,不是少数人主观意愿的产物,而是历史的必然选择、人民的必然选择。

  国际国内的经验表明,照搬西方模式是行不通的,现代化绝不止一种模式。邓小平同志曾深刻指出,“我们搞的现代化,是中国式的现代化”“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,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,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”。党和国家的长期实践充分证明,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,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。实践表明,作为一种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道路,中国道路具有自己的独特优势。随着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的协调推进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将会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,我国终将以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成就,打破所谓“现代化就是西方化、就是资本主义化”的认知定势。

  从总体布局来看,我国将是各项事业协调发展的中等发达国家

  从世界现代化历史来看,人类对现代化的认识经历了从片面到全面的过程,付出了沉重代价。曾几何时,人们将现代化等同于工业化,而忽视其他产业的均衡发展,造成严重的生态问题;满足于物质层面的获取,而忽视精神文化层面的发展,造成严重的道德问题。正是出于对这些问题的反思,当今人们在确立现代化的衡量标准时,既有经济方面的指标,也有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等多方面的考量。

  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,既立足于中国实际,又积极吸收世界现代化的文明成果,在注重发展平衡性、协调性方面具有更坚定的理论自觉和实践自觉。为了避免和克服畸重畸轻、顾此失彼的现象,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来强调各项事业协调发展。从“两个文明”到三位一体、四位一体再到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,我国现代化建设的任务每充实一次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就拓展一步。经济建设、政治建设、文化建设、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,既不可分割又各有自己的特定领域和特殊规律,是一个有机统一整体。到本世纪中叶,我国将是一个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各项事业协调发展的中等发达国家。

  从人民福祉来看,我国将是由人民共享现代化成果的中等发达国家

  从早期工业化国家的实践来看,这些国家普遍出现了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利益阻隔及社会断裂问题。英国古典经济学家李嘉图较早关注到这一现象,但他认为这符合“弱肉强食”的生存法则,因为资本家的获益正是以牺牲工人利益为代价的。马克思在论述剩余价值学说史时深刻剖析了“李嘉图陷阱”,从资本积累规律的视角对其作出新的阐释。当代资本主义为了跳出“李嘉图陷阱”,在一定限度内进行了制度的自我调整,但在客观上又为自身的发展设置了新的障碍。近年来一些欧美国家受困于金融危机、债务危机,社会骚乱频发,究其原因,都与两极分化不无关系。

  我国的中等发达水平具有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意义,因为后者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,而我国由于实行社会主义制度,可有效避免这一现象。当前,我国正处于由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重要阶段,也是矛盾增多、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。正所谓“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”。这就要求我国在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的过程中避免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既要做大蛋糕,更要分好蛋糕,真正做到“发展为了人民,发展依靠人民,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”。把握促进社会公平正义、增进人民福祉的改革要求,切实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,是我国实现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一战略目标的必由之路。

  从国际担当来看,我国将是以和平方式实现现代化的中等发达国家

  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往往伴随着和依赖于海外殖民掠夺,是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实现的。近些年来,随着我国现代化的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升,一些西方人士根据西方国家“发达”之路,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,以所谓大国崛起的历史经验,将中国梦曲解为“霸权梦”,认为中国崛起必然会导致大国之间冲突,陷入“修昔底德陷阱”。

  习近平同志指出,“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,不是权宜之计,更不是外交辞令,而是从历史、现实、未来的客观判断中得出的结论,是思想自信和实践自觉的有机统一。”这一重要论述,深刻揭示了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必然选择。从历史上看,中华民族没有倚强凌弱、欺侮别国的文化基因,历来推崇“和为贵”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相处之道,深谙“国虽大,好战必亡”的生存逻辑,和平、和睦、和谐的追求深深溶化在中国人民的血脉中。就现实而言,作为现代化的后来者,要顺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,聚精会神搞建设,我们需要有一个和平安宁的国际环境。展望世界未来,随着经济全球化、世界多极化的发展,国际社会发展的整体相关性和相互依存度日益加强,殖民主义、霸权主义的老路行不通,非赢即输的旧观念日渐式微,合作共赢的新理念渐成共识。中国梦追求的是共同发展,“我们既要让自己过得好,也要让别人过得好”。作为东方文明古国和世界人口大国,我国以和平方式实现现代化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将开创世界现代化的崭新形态,对人类文明进步作出重大贡献。
    (《 人民日报 》2015年04月09日 07 版)